当前位置: 凤网首页 >  凤网新闻 > 妇联星空 >  正文

世界杯指定投注平台

出处:今日女报/凤网 2018-07-04 10:10:45 0人参与
挖掘湖南得天独厚的红色湘女资源,传承发扬红色湘女精神,唱响爱党爱国主旋律,从7月开始,每周推出一个红色湘女故事,带你走近不一样的她们…………

巾帼初心耀三湘 红色湘女故事汇 缪伯英

编者按

为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,充分挖掘湖南得天独厚的红色湘女资源,传承发扬红色湘女精神,唱响爱党爱国主旋律,湖南省妇联决定在全省开展以“巾帼初心耀三湘”为主题的宣传教育活动,讲好湘女故事,传承红色基因。

从7月开始,凤网每周推出一个红色湘女故事,带你走近不一样的她们……

今天要和你讲述的,是中国共产党第一位女党员——缪伯英的故事。

巾帼初心耀三湘 红色湘女故事汇 缪伯英

文:今日女报/凤网记者 邓魏

图:今日女报/凤网记者 潘晶慧

1929年的秋天真怪,如同这时局一样,热得空气像生了锈。已是10月了,整个秋天都没几天让人舒服过。

今晚与众不同,大雨终于要驾到了。 

尽管因为党的地下工作,缪立荣与何孟雄、缪伯英夫妇俩生活在一起快两年了,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们相拥一起。只是,这相拥的地方居然是上海宝隆医院的病床上。

医生刚刚进来说,伯英积劳成疾,身体虚弱至极,恐怕有些麻烦了。“送进医院之前,她应该吃了什么吧?”出门时,医生轻声说。

立荣寻思着,伯英吃了些什么呢?她平日餐餐都是米汤,他们把钱用来帮助同志救济穷人,还给两岁的英子买奶粉——因为伯英为了工作无暇喂奶!立荣突然想起来了:昨天中午,孟雄说,伯英几个月没沾过油荤了,又感染风寒多日,他特意为她炒了一碗腊肉油炒饭。

晚上,伯英太阳穴上的青筋鼓得老高,像一条蚯蚓随时会钻出来。孟雄正要说话,她突然一头栽倒在地……

巾帼初心耀三湘 红色湘女故事汇 缪伯英

一碗油炒饭而已,真能让伯英如今躺在这病床上奄奄一息吗?

伯英太累了!作为第一位中共女党员,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党员,她的压力很大工作很多。

这三个月里,她已经晕倒过两次,每次喝一点米汤后又开始工作。可这一次凶多吉少啊!屋外那些豆大的雨滴像砸在立荣心上。

“孟雄,我想跟你说点事!”伯英颤巍巍地说,“我已经把身心许给了党,我应为党的事业牺牲,可是我现在却要得病死了。没有能战死沙场,真是恨事啊!”“你别说傻话,医生来看过了,你马上就会……好起来。”孟雄再一次拥紧了她。

伯英并不接他的话,喘着粗气说:“孟雄,你要坚决斗争,直到胜利……”孟雄不敢打断妻子的话,他似乎怕掐断了她的话后,再也连接不上了。他死死地打量着妻子,那眼珠睁得老大,像是要弹出来了。“如果你续娶,要能善待重九、小英,让他们健康成长,以继承我的遗志……”伯英的声音越来越虚弱。

立荣眼眶顿时湿漉了。是的啊,从1921年开始,两人结婚,走上革命道路,他们聚少离多,几乎没吃过一顿好饭,没睡过一个好觉,没说过一句情话。明明十分恩爱的夫妻却还要装着经常吵架,以便能紧急转移……

  

巾帼初心耀三湘 红色湘女故事汇 缪伯英

这时,医生进来了。立荣赶紧上前去问:“医生,您刚刚说……她吃了什么?她吃了腊肉油炒饭啊!”

医生一怔,叹道:“看得出,她原本身体就已经非常虚弱,再加上多日未进油荤,那碗油腻腻的腊肉炒饭下肚,迅速影响了脾、胃、肝的运化功能,影响了抵抗力,最终让病魔侵体……”

听了这话,立荣的泪水终于止不住流了下来。这块腊肉,是伯英7个月前特意托人从老家带来的啊!这块腊肉,夫妻俩舍不得吃,只是割过两小块“宴”请过两次同志!也是这块腊肉,也跟随他们搬过三次家。他们怕孩子看了嘴馋,特意把它藏了又藏。

只是昨天,孟雄为了让久病多日的伯英吃点好的,他想要她在10月21日——她三十岁生日那天身子好起来。终于,孟雄忍不住把腊肉“偷”了出来……

不知过了多久,立荣猛然回过神来:只见孟雄正全身不断地颤抖,而他怀里的伯英,已低垂下了脑袋。

窗外,满天雨水如同无数利箭射向黑幕——这个被捂得严实的夏日天穹,总算被倾盆大雨撕裂开了一个口子。

一碗再平常不过的腊肉油炒饭,成了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,缪伯英去世时,尚未满30岁,不禁让人惋惜。她一生短暂,却充满了革命者昂扬的活力,展现了湘女敢为人先、一往无前的精神。作为新时代的湖湘儿女,我们要学习缪伯英向往光明、追求真理的诚心,坚信马列、敢为人先的初心,以身许党、对党忠诚的忠心,坚定不移、坚信胜利的信心,用英雄的英雄精神补精神之钙,以英雄的事迹行干事之举,努力在平凡的岗位上创造不平凡的业绩。

巾帼初心耀三湘 红色湘女故事汇 缪伯英

缪伯英 

1899年10月21日—1929年10月,湖南长沙人。

1920年初参加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。

同年11月,参加由李大钊组织的北京共产主义小组,成为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个女党员。

1925年1月担任中共湖南省委第一任妇委会书记,省妇女运动委员会主任。

1927年8月前往上海,在残酷的白色恐怖中开展地下工作。

1929年10月在上海病逝。

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[查看全部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