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指定投注平台

2019-04-10 阅读数 438223

编者按:

永州的江永女书,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妇女专用文字。2006年,女书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女书中保留了女性的自尊、自强、自信的精神与睿智。多年来,湘籍文化名人谭盾、汪涵、李雨儿等人,极力把这种早年只在女性中流传的文字至全世界。如今公众对女书文字有所了解,但对女书内涵及文化却知之甚少。今日女报/凤网全媒体联合中国歌剧舞剧院独唱演员、知名女歌手、女书文化大使李雨儿,“雨儿说女书”栏目,述说女书传奇,讲解女书魅力。

雨儿说女书 李雨儿 女书 江永女书

胡欣为《今日女报》读者写女书

最年轻的女书传人胡欣:她“复活”了闺密间的古老秘语

文/李雨儿

2017年底,为写女书组歌,我去江永县采风。女书园众多穿蓝土布衣服的女孩中,我第一眼就看见了她。这位有着超乎她年龄的娴静与淡然的女孩,就是最年轻的女书传人——胡欣。

1988年出生的胡欣是女书文化的原住民,从小到大受女书文化的浸染,让她身上有着别样的气质。“我就是喜欢女书,所以一直跟着女书传人胡美月学习女字、女红和女歌等。”胡欣笑着告诉我。18岁时,胡欣就在江永县女书园做讲解员工作,当时480元一个月的工资让她被朋友笑话。

“当时亲戚朋友在外打工都有一两千元一月,听到我只有这么点工资时,我姐姐笑话说,‘你想下馆子都没钱吧’。”胡欣回忆说。但她就像着了魔一样,喜欢女书又想了解女书,所以不管不顾地留在当地。

女书很少有记录,胡欣只能跟着村里最老的女书传人学习和生活。“以前女书文化都是口口相传,老人们去世了女书内容就随之流逝了。”胡欣说。女书文化受制于“母传女、老传少”的传承方式和“人死书焚”习俗的掣肘,上世纪90年代,江永女书自然传人相继离世,年轻人不愿学,会阅读和书写女书的人越来越少,女书传承受阻。目前,江永县共只有7位女书传承人,年龄最大的81岁了。为了让这些闺密间的古老秘语能留存下来,胡欣跟着几位老人,听她们说、唱,“把她们脑海里的内容一个个记录下来。”

雨儿说女书 李雨儿 女书 江永女书

情深意重伴一生。胡欣/书

20来岁的女孩,守着这么古老的东西,很多人都觉得胡欣的日子过得枯燥无味。“坚守家乡可能和自己性格有关系,我是一个比较恋家,也享受安静生活的人。沉入女书的世界里,还觉得为自己打开了另一扇窗。”胡欣说。

为了让更多人了解女书,五年前胡欣开始教女书。按照女书习俗,她称跟随自己学习女书的女孩叫姐妹,她特别珍惜她们。这期间有不少女孩来来往往,但却再难找到一个愿意和她一样坚守的人了。

“之前一位和我一样学习女书的闺密离开,对我打击很大。”胡欣回忆起姐妹胡思婷离开女书园的情景,忍不住落泪。胡思婷与胡欣一同长大,又一同在女书园学习。就在胡欣觉得两人能一起为女书坚守时,她却忽然接到思婷要辞职的消息。

“她告诉我是因为家里要盖房子,父母身体不好,两个妹妹要上学,所以要辞职出去打工。”胡欣当时很急,拿出她自己积攒多年的私房钱给胡思婷,希望她能留下来。可是,情怀在现实面前,却是那么地脆弱。思婷最终还是不舍地离开了女书园,离开了故乡,去远方打工了。“感觉心好痛,但我理解她。”胡欣说,“女书不能离开江永本土,所以我也不能离开江永。许多朋友许以高薪、股份,希望我走出女书园创立公司,开发女书产品,但我不会这么做,我觉得生而为女书故乡人,女书选择了我,我也选择了她。那么,我就有义务把女书文化传承下去,一辈子,就守在女书园。”

因为胡欣等人的坚守,女书文化才依旧在流传。2010年她也被政府授予“女书传承人”,并在这些年里获得“全国劳动模范”“最美湘女”等荣誉,还当选为第十二届湖南省人大代表。

“我喜欢这种女性间的独有文字,更被女书中的君子女精神所影响,我只希望自己的坚守,能让更多人了解这份特别的女性文化。”听着胡欣轻柔的话语中那坚定的信念,看到她那清澈明亮的眼眸中的一汪平静,我仿佛看到,那遥远的过去女书母亲点亮的心灯,在她眼中冉冉升起。

雨儿说女书 李雨儿 女书 江永女书

更多精彩内容,请点击专栏:雨儿说女书

  雨儿说女书 李雨儿 女书 江永女书 今日女报/凤网

相关推荐